推荐资讯

了他还借了县中往长安城里运送物资的官署工坊的押长安畅通无阻的

发布时间:2018-09-07 21:46 浏览:
 不应该啊,蔡邕的学生,哪一个不是精彩艳艳之人?
 
    出门在外的时候唯恐堕了师父的名头,那一个个名士的风范端的是那般的够格,怎么偏偏碰到这样古怪的小子?
 
    莫不是假的吧?
 
    可不就是,壳子还是那个壳子,里边的芯儿换了一个人了啊。
 
    但是顾峥却没觉得不对啊,他这不是还没接收记忆吗?
 
    现在的他就这样十分肃穆的站立着,仿佛被包围的人不是他,而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一般的,等待着对方的回答。
 
    现如今的洛阳城内,看热闹的人可真不少,大家在看到了战火被顾峥给吸引到了另一处了之后,那八卦的心情就怎么都阻挡不住,一个两个的就在小角落之中暗搓搓的注视着场内的情况。
 
    而这轿辇之中的主人自然是从帘子的缝隙中观察到了这一状况,他只不过是思索了一阵之后,就咬着后槽牙的说了一声:“好!”
 
    “你小子既然有这份孝心,能为了陛下勉力一试,我又怎么会难为你呢?”
 
    “若是真的不行,我一定将你全须全尾的给送出宫外,敲锣打鼓的送到那蔡邕的府邸外边,给你回回炉!”
 
    到时候还不知道谁更丢人呢。
 
    “那,咱们就走吧!”
 
    一但想明白了,这张让也就不废话了,他招呼着一群人,将顾峥半是押解着半是搀扶着的朝着宫内的方向走去,而另外一队人马,则朝着宫外的乐坊一条街的方向,凶神恶煞的赶了过去。
 
    那群撂挑子的乐师,难道不知道,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吗?
 
    想要躲清闲?
 
    说完这句话,这黄大河就率先整理了一下仪容,迈出铺子的门槛,帮着顾峥先去前头张罗了。
 
    呵呵,不过是一个嘉奖令罢了,这年月又不是跪的容易的朝代,自己这一身打扮也没有什么失礼的地方,顾峥解下腰间的围裙,就紧跟在黄大河的身后,一并出了门。
 
    而此时,铁匠铺的大门外,站在一群人的中央,被街坊四邻们好奇的眼神给包围的郡守,见到门内出来的人,则是眼前一亮。
 
    他待黄大河和顾峥一前一后的走到自己的跟前的时候,就将手中的一份绢质的嘉奖令给展了开来。
 
    “嘉奖……今平县匠人顾峥……特奖励,绢帛五十匹,粟米五十斛,金十两,钱五千……。”
 
    待到这份洋洋洒洒一大串的嘉奖令读完了,顾峥这里正打算叩首行礼谢恩呢,那边的县郡守就摆摆手,让他先慢点施礼。
 
    “顾峥啊,先不要着急,咱们的皇帝陛下还有第二份旨意跟在后边呢。”
 
    “调令,兹平县顾峥,心思缜密,手艺精湛,当为朝廷所用,现特别征调到长安官署工坊锻造附属衙门,任主锻造一职……”
 
    “顾峥,接旨吧,你的运道来了啊。”
 
 814 长安置产
 
    对于前面的一份旨意,顾峥早已经预料到了,只不过到的早晚罢了。
 
    只是这第二份调令,与他想象中的朝廷会派人下来学习一下,就将方子用其他的东西给换到手中不同,反倒是将他本人给调进长安官办,捧上了朝廷的铁饭碗。
 
    可见这位坐在上边的帝王,对匠人们难得的重视。
 
    怕是不久之后,他就会从这方面着手,有着不小的动作了。
 
    这样也好,越重视,他能谈判的筹码越多,只是这调令来得突然,他这身后的事情,还需要不少的时日来周转的啊。
 
    接下了调令的顾峥,想的挺不错,只不过这朝廷上的工坊下面的人,却等的有些焦躁了。
 
    最近这些日子,他们没少在这几箱子的钢锭上下功夫。
 
    高温重熔,回炉再造,上上下下的锻造研究的就已经去掉了这些原材料的大半。
 
    可是到最后,也没让他们研究出个所以然来。
 
    而那口装着两类钢锭的大箱子,却是见了底儿。
 
    这让从锻造到熔炼的各个流程上的匠人,对顾铮的到来那是翘首以盼啊。
 
    为了这事,主管工坊的府工令还特意的给顾峥发了两道催促进长安的公函。
 
    可是在平县的顾峥,却是不慌不忙,依然是依照着自己的步伐行事。
 
    自己这么大的产业还在平县呢,说丢就丢,这不是顾峥的风格。
 
    这时候,他当初的未雨绸缪的准备,就体现了出来。
 
    他买来的两兄弟,在他的操练下,已经可以应付民间百姓们的基础活计了。
 
    而这一家子人,他攥着契书的老幼都会驻守在平县,留下一个兄弟将铺子守住,不冷不热的每个月总有个基础的进项。
 
    而另外一个兄弟,则是跟着他顾峥进京,去收拾新铺子的事宜。
 
    既然人已经走向了高处了,那么去了长安,依照自己的本事,想来还是有一些时间,将自家的铺子扩大再生产的。
 
    到时候,能给陈三宝留个退路,也替这个身子的原主,留一条财路吧。
 
    所以,这一收拾,收拾的就十分的全乎。
 
    不但将嘉奖令中的钱财顾铮全部的都装在了牛车上,连同着他平时惯用的工具,师父生前留下的纪念的物件,零零总总的……但凡是能搬走的都被他一并的捆在了车上。
 
    这幸亏平县距离长安城也只不过几十里地的功夫,若是个长途跋涉的距离,这罪还真不是一个小童能够受的。
 
    顾峥这边打点的已经算好的了,他还借了县中往长安城里运送物资的官署工坊的押运队伍的光,让他们这么多的行李,顺顺当当的抵达长安,畅通无阻的进入到了这个青墙高耸的都城。
 
    而顾峥抵达到了长安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到了官办的中人,宁肯多花点资费,也要买一处安全合心的房子。
 
    当他拿着盖了都城衙门公章的契书,从府衙中出来的时候,他刚到手的五千钱儿,另五金的赏赐……就秃噜出去了。
 
    这长安城的地价忒吓人,皇帝赏的这点钱,刚刚让顾峥在城北边儿上买一个带小门脸的院子。
 
    就这,还是捡了一个不大不小的便宜,是官属衙门看在他即将去这附近的官署作坊里任职的份儿上,才分拨给他的。
 
    这原本是工坊下的一个对外承接点儿,最初的作用是贩卖推广一些朝廷新研发的农具工具的地方。
 
    但是这两年,工坊里新东西出得不多,一来二去的就荒废在了那里,光剩下落灰了。
 
    现如今经了这小吏的手,贩售给了顾峥的名下,也是这工坊上边的人,对于这位新来的年轻人的间接示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