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面照着那个躺在地上的杀手又补了一枪后随后朝着杨逸招了招手

发布时间:2018-07-30 08:03 浏览:
一个四十来岁的白人中年男子走了出来,他看起来确实一脸的疲惫。
 
    在走到杨逸和凯特两人身前后,他低头看了凯特一眼,然后一脸不解的道:“怎么回事?”
 
    杨逸急声道:“我的朋友,她受了点伤,已经做过了手术,但是现在刀口又开始流血了,我希望您能给她检查并治疗一下。”
 
    医生沉吟了片刻,皱眉道:“我已经下班了,为什么不去医院?”
 
    杨逸毫不犹豫的道:“我愿意付五千英镑,先付,现金!我只有一个要求,别报警。”
 
    医生把眼镜往上推了推,然后他看向了杨逸,沉声道:“我可以给她处理,但是,你们在处理完了之后必须离开这里,我这里不能收容你们住院治疗。”
 
    杨逸立刻道:“没问题,手术结束我们马上离开。”
 
    医生立刻也是点头道:“就这么说定了,我先检查一下。”
 
    凯特被推了进去,很快,医生又走了出来,对着杨逸道:“我可以给她处理,很简单,但是你说的……”
 
    杨逸立刻拿出了自己的小包,然后他掏出了一叠钞票,沉声道:“五千英镑,先付。”
 
    一次不合法但是合乎情理和现实的交易快速达成,杨逸毫不犹豫的掏出了五千英镑的现钞,而医生在收到了钱之后也二话不说就开始准备,然后,凯特的伤口很快就得到了处理。
 
    杨逸就在诊所的休息室里等着,一个小时后,凯特又被推了出来,而那个医生则是一脸冷漠的道:“我的建议是这位小姐必须得到良好的护理,以及一个干净的环境,还有就是及时的换药。”
 
    杨逸一脸疲惫的道:“谢谢,我知道了,换药的时候,可不可以来您这里换?”
 
    医生摇了摇头,沉默着把凯特坐着的轮椅交给了杨逸,然后做了个请的手势。
 
    杨逸一声无奈的长叹,推着凯特,走出了护士帮他打开的玻璃门。
 
    一脸的茫然,杨逸真的不知道去哪里了,然后,他漫无目的的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凯特走出了诊所。
 
    “我们还能去哪儿?”
 
    “不知道……”
 
    凯特的问话很虚弱,杨逸的回答很无力,就在这时,一个提着公文包穿着正装的男人匆匆向他们走来,在靠近杨逸和凯特的时候,微微向一旁让了让,和杨逸擦身而过。
 
    一切都很正常的情景终于变得不正常起来了。
 
    和杨逸擦身而过的时候,那个看起来就像刚刚下班急着回家的男人突然扬起了手,朝着杨逸的脖子划了过去。
 
    看着正常的男人动手了。
 
    看着一脸苦涩推着轮椅缓缓前行的杨逸也懂了。
 
    杨逸把头一低,在一个闪亮的刀片和他的颈动脉间不容发之际,猛然向前一窜。
 
    杨逸的脖子上出现了一溜血珠,但他的颈动脉没破,仅仅只是脖子上划破了一层皮而已。
 
    那个穿着西装的男人有些愕然,这一击竟然失手,似乎让他很不可思议,但他手上的动作却没停,立刻转身,随即就朝前向着杨逸的后背扑了过去。
 
    就在这时,杨逸听到了身后噗通的一声响,等他回头看去的时候,就发现刚刚擦身而过的男人已经倒在地上开始抽搐了,而诊所里的那个一脸冷漠的护士,手上还握着一把电击枪。
 
    杨逸离着诊所的门也就是十米的距离,他很好奇那个护士是怎么来得及出门,而且还能及时射中这个杀手的,因为从时间上来看,就在他向前猛然扑出去的时候,那个护士已经开枪了。
 
    就像一个魔术一样,三个人突然就从诊所里冒了出来,其中就有那位刚刚给凯特处理伤口的医生。
 
    但是杨逸一点都不担心,因为突然冒出来的三个人既然是从诊所里走出来的,那显然和杀手不是一伙儿的。
 
    护士快步走到了还在抽搐的杀手前面,照着那个躺在地上的杀手又补了一枪后,随后朝着杨逸招了招手,等杨逸到他身前,她立刻用手把杨逸的脑袋拨到了一边。
 
    看了看杨逸脖子上的伤口,发现只是破了一层皮渗出了一点血珠后,便立刻又放开了杨逸。
 
    而这时,那个杀手已经被从诊所里出来的三个人抬上返回了诊所。
 
    杨逸推着凯特快速跟上,然后他直接跟着三个人进了手术室,看着一个穿着护工衣服,一个穿着医生白大褂的男人间那个杀手扔到了手术床上,然后熟极而流的将他牢牢捆在了手术床上。
 
    如果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杨逸现在的心情,那么,他现在大概只剩下了膜拜吧。
 
    哪位医生看着杨逸微微一笑,然后拿出了一个手机,拨了号码,很快就道:“不辱使命,人已经抓到了,请过来吧。”
 
    挂断了电话,那个医生看着杨逸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他用略带好奇的语气道:“刚才躲的很漂亮,你知道他会向你出手?说实话,我刚才都没看出来,这家伙出手之前一点征兆都没有。”
 
    杨逸使劲儿咽了口唾沫,摇了摇头,然后他颤声道:“不,我不知道他会向我出手,我只是记得见过他而已,所以,我就在想,就算是显得有些神经病,但往前跑两步总比被人在背后划断喉咙的要好。”
 
    医生诧异的道:“你见过他?”
 
    就在这时,脚步声响了起来,杨逸向后看去,却见丹尼已经大踏步的走了进来。
 
    看了看被绑在手术床上的杀手,再看看脖子上还挂着些血迹的杨逸,他点了点头,微笑道:“干的不错,大家干的都很好。”
 
    医生伸出了手来和丹尼握了握,然后医生立刻看着杨逸笑道:“年轻人不错,新人?”
 
    丹尼摇头道:“不,只是诱饵而已。”
相关阅读